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玩法攻略

内容详情

天龙私服吧——年少初逢云间观(下)

  • 作者好天龙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0
  • 日期2018-10-10 8:42:58

三、此夜曲中闻折柳


上了高中后突然明白为什么表哥高二高三就不玩了。天龙私服吧三年埋首升学,一度和网络脱了节,更不要说回归天龙。偶尔听到后排的同学热情如火地讨论DNF怎么连招,LOL打什么位置怎么对线,总有种莫名的生疏感。你说狂战士大崩小崩,我眼里是荒火圣衣下纯阳无极和血站八方的样子,想聊天就聊不到一起,大家嘴里这款游戏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


年少初逢云间观


晚上经常学到1、2点,一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听听天龙里的音乐。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大理、莫名好听的星宿门派BGM;镜湖的箫声苍凉肃杀、长白山的箫声与琴声伴随风吹雪起;石林似乎是编钟配琵琶的乐声,清脆若林间清泉淙淙;少林的钟声和一声声罗汉梵音呵声,如《宝石之国》中引自《无量寿经》“庄严佛国,以宝石铺地”的意蕴一般,彰显佛门净土中十方万象、金玉恢弘。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也许时至今日,正如知乎也好论坛也好,诸多朋友言之有理的见解那般,天龙2.5D的画面已经不能位居翘楚,但他的配乐是绝对仍能位列教科书的。任务系统也满是细心和人文情怀,例如龙泉的“曾经痴狂少年时”,草原的“灵魂的呼唤”,这些任务里蕴含的感情故事,还有雪原里被冻住的霸天虎,这些有趣的细节。


我曾以为故事就于此结束,这款游戏可能就像小时候买的四驱车游戏王还有溜溜球一样,被我放在了过去的箱子里尘封。但并没有,真香定律是贯穿各个年岁的。


你喜欢这款游戏,就像你认准了你的偶像,亦像你当不了邻座的那位姑娘,是驱使你念想,舍不得一刀两断的事物。越是简单的渴望,你越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违背本愿。所以我在发小群里说:“你们要不要一起回来玩天龙。”大家一拍即合,这种朋友们都有时间的感觉真好。一众皮小子都还未被驯服,那就纵熔金落日,仗三尺秋水,再去一起找一找当时年少。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四、衣白雪°,物是人非事事休


最后的结局总是意外的。

这一次脱坑持续了5年,从我高一直到大三这年。离开时间太长后,就会淡忘很多东西,并感到极大的不适应感。武魂、修炼、侠印、龙纹、令牌等等一系列新增事物陌生至极。

这一次回归,小白、鑫哥、怀狗、乐乐、灏哥和我六个人决定天龙私服吧既然都看不懂,就相约卡49级吧。六个人听着熟悉的配乐,忍受一身扫地摊的4、5星装备,玩的无比开心。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小白玩峨眉,鑫哥明教,怀狗唐门,乐乐天山,灏哥逍遥,我玩回了最开始的武当,49级小武当衣白雪°。怀狗给我们搓搓装备,乐乐开始氪5级小天山给我们打头阵,我跟在后面每天聊聊天看看风景。有趣的是那段时间还久违的在49卡级里打了次架,玄武岛刷变异乌龟被一个49的超级小号给打死了,哥几个合计去镜湖打一场吧,结果6个人抱团被送回家,人家打起来就像收白菜,哥几个在群语音里商量怎么打怎么上控制,颇有当时商量推BOSS的感觉。


那段时间灏哥和怀狗工作不忙,我和鑫哥老白乐乐都没毕业,每天哥几个都有大把的时间挥霍。想见的人不需要请假扣钱就能见,好看的姑娘上课下课都能路过身边,倘若你跟她打招呼,她也会冲你笑,跟你说上几句话,说的是什么就记不得了,记得的是笑的很好看。


夏天的晚上宿舍六个人通宵打游戏,冰镇西瓜自然是绝配。周天会去打球,偶尔也和朋友们去图书馆看会书——倒不是为了探讨古诗今文字里行间有多少琢磨——值班的学姐白裙翩翩,声音也好听,人就跟画一般。老舍说:“真正美丽的人不多施脂粉。”看见学姐深以为然。后来想想当时纯的可爱,不禁莞尔。


青春就这样满是喜悦和冲动。冲动寄托在了运动和游戏里,天龙八部的江湖梦满足了无数曾经的男孩、现在的孩子爹心中想做萧大侠的豪情。王小波的哥哥王小平在《我的兄弟王小波》里把哥俩蹬单车过林荫道比作“五陵贵公子,双双鸣玉珂”,和我们在游戏里把自己比做萧大侠意气风发是趋同的。


作者:罗丧失ssx

这段快乐的游戏时光持续了大半年。之后大家诸事缠身,换工作、实习、升学、省考,也就相继A了。


大家离开后,我和几位朋友从49卡到89,期间大家线上线下的聊天,曾是共同分享快乐的好友,但我的生活突然就匆忙起来,大四如过山车一般起起伏伏。大半年准备考研但不尽如人意;紧接着毕业季的分手、天龙私服吧实习的不顺利,诸多事情交织在一起,不能妥善的消化自己的负面情绪,所以选择了一段时间的自闭。隔绝了网络,自己每天就在图书馆闲坐,早上去晚上闭馆回宿舍,不知道接下来何去何从做些什么。就在那时,也因为游戏外一些线下钱的琐事,和游戏里一位好友删了联系。当时一段时间互相从49玩到89的朋友选择了不辞而别,号停在了苏州去太湖的小亭子里,这段旅程就此匆匆结束。


作者:罗丧失ssx

紫霞秘籍这个区承载了毕业季一段时间的手足无措,看见这个区仍是沉甸甸的。


毕业后才发现事事总是顺心少,难尽如愿,所以大家才互相祝万事顺意。只是我也不曾料到,一群人热热闹闹来,最后找到的青春是自己一个人迷茫着走。

网通专区,紫霞秘籍,衣白雪°。


五、白云碎与小学开课了


毕业后大半年的不适应,也开始自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期间参加过省考和事业编,体验了一把谢谢参与的感受。


大家毕业后联系就减少了,乐乐和灏哥在外地,怀狗做销售每天都在忙,小白顺利考上了研究生,常在家乡的,就是我和鑫哥偶尔出来聚聚。某天晚上在网易云搜周华健的《难念的经》,竟然搜到了天龙游戏的原声歌单,点进去,一瞬间万水千山都回到了眼前。


我想,这一次谁也不喊,就自己玩玩单机吧,副本能混队就混队,混不了就看看风景逛逛。三度回归就是十年的漫长,怕再投入情感,情感就愈加殆尽;倘若相遇最后都散落江湖,便不如不相遇,不再牵挂,就能进退自如。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一个人晚上打打游戏,听听歌想想事情,突然就感觉十年间断断续续的天龙,经历形形色色的朋友或路人,然后再成为他们的路过,这经历如梦似幻却存真,尽在天龙中。宛如在跟天龙成为一位故交或谈了一场恋爱。就像蔡康永那句:“恋爱最珍贵的纪念物,是你留下我身上的,如同河川留给地形的,那些你对我,造成的改变。”像是在与少年的自己促膝长谈,告诉他要多开心多顽皮一点;像同青年的自己诉说你曾有的品质,你所经历的不会离开,他们只是被茫然的尘蒙住,你擦拭一下,依然如小王子一般闪闪发光;像同初尝社会百般不如意的自己,在工作台看到无味发硬的面包时,还可以像麦兜一样笑一笑,还能感觉有所放松,有处给你儿时梦做一个寄托。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也许就是缘分使然,无心插柳,却能在一个人的单机中陆续认识了这天龙私服吧段时间来玩的很开心的一群亲友。我组了一个讨论组,叫做:“小学开课了”,和我后来认识的亲友们在这个群里一度闲聊副本。

老三在武汉,人特别有趣,是我学弟级,我们几乎线上线下的闲扯,相见恨晚。认识他时还是个宝宝控的88慕容,后来换了暴力唐门,自己打宝图,正在自己的攒金币之旅。


凌霜在钱庄卖30附体的地摊上捡到了我,大天山在宝宝地摊上一句一句手敲歌词,我就一句一句的回歌词,结果两个人就从私聊到好友到qq到微信,前段时间凌霜告诉我找到一份在国企的工作,很替他开心。


还有很多亲友,我们之间发生了太多有趣的故事,每晚副本,日常闲聊,总是能不经意间乐不可支。


老乡浅桐、二妹凉夏,老四倾倒,老六花非花,老五彷徨,燃心、小南,名字,ly1996,人生如烟,汽水,曦辞,影歌,苏幕遮,清秋梧桐,黛丝等等,就好像又是春日风起时,满山鲜花竞相盛开,有趣的灵魂一个遇到一个,便停驻了下来。


跟着凌霜来了傲视天下,这个帮也很有趣,帮主很尽职尽责,每天帮里都很活跃,不过我喜欢潜水看看大家闲聊。


后来亲友们有留下来的,也有渐渐不常上线的,但不再奢求谁一直一直就养老玩下去。总有有事的时候,你忙就祝你一切顺利,想回来的时候,我们都还在,还能再度一起副本一起日常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十年间,时过境迁。

每年春节洛阳依旧红妆素裹,苍山的老祭司依然一步摔三跤;

霜影在束河露面就领盒饭,可能早已年入百万;

夜西湖没有了萤火虫,秋间雅的灯笼依然记得去祈福点起;

雪原的豆豆每天不辞辛劳的去找主人,路过冻在冰里的霸天虎时,是否记得帮他赶去领几部《变形金刚》电影的工钱;

敦煌的湖前一只沙狼仰头长啸,无数少侠挥动刀剑;

镜湖还是那个镜湖,水如银镜,如今打马贼的大侠们匆匆而过,倒影出个个具是当年熔金落日、秋水无痕时的容颜。

龙泉不必再曾经痴狂少年时,梅岭武夷的苗人姐妹也不必天龙私服吧相互纠缠;

玄武岛上护岛神兽依旧张牙舞爪,却再也难不倒当年的侠情男女。


作者:御用美编阿离

我停在苏州城南断桥流水前,闭眼是师傅的清心,黑暗圣使手把手的跑商漕运,小白教我逍遥跳射,衣白雪时武当采何首乌,白云碎时天山摘冰雪莲。


一众人在我的天龙里鲜活生动历历在目,就像心已枯水时节,恰逢一场春风又绿江南岸。

春风如沐时,何曾老少年?

网通专区,小无相功,春风。

天龙八部私服公益服/天龙八部私服吧/天龙八部私服网通/相关推荐